舞蹈狂之詩進擊巴黎奧運
霹靂舞魂點燃傳承

1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C+50=2024

失敗的人愛抱怨。走在燈光黯淡的大角咀舊工廈,得知要爬4層樓梯才到訪問地點,早已嘮嘮叨叨,誰知與攝記大哥拿着沉重的攝影器材「登頂」時,才發現漆黑一片,無人應門。致電受訪者Bboy C+(施嘉鑫)卻無回音,心忖難道這次重操20年前的故業再做專訪竟要泡湯之際,終獲回電,一把暖男般的聲線說會親自下樓接我們,即使筆者左腿受了傷,步履蹣跚要再上4層樓,也不好意思再抱怨。
 

Bboy C+與Bgirl Fifty(伍秀雯)的起點大概在街角的公園。

年紀輕輕的他們玩Breakdance至少10年,啟發他們的原來是選秀節目出身的台灣偶像組合棒棒堂,看過敖犬、阿緯的教學片就到家附近躍躍欲試,更着了魔般追看世界各地高手如Bboy menno與Bboy thesis等的影片學法。對於街舞的刻板印象,是隨處自由自在就地起舞,但他們卻「出奇地」嚴謹,因為避免受傷就是學霹靂舞的先決條件。他們很快便找到志同道合的前輩教路,C+學校更有正統的Breakdance班,甚至有「舞林大會」,讓他可在同學前表現帥氣陽光一面。

霹靂舞相對其他舞種,感覺是較易受傷的一類,畢竟力量大、難度高,除基本動作戰鬥舞、搖滾步(Top rock)、排腿(Foot works)之外,大地板(Power move)風車、拋類、鞍馬、頭轉、手轉、蛋轉、跳轉與小地板定竿動作(freeze),甚至發展出手翻、空翻、轉體等高難度技巧,但原來他們的傷患史比其他運動員少得多。C+直言甚少受傷,最嚴重一次是10個月前「拗柴」休養半年,至於Fifty則險些肩膊骨裂,但都算不上嚴重傷患,這要多得他們「未學跳先學跌」的技巧。

提到舞蹈員阿Mo李啟言在Mirror演唱會中發生嚴重事故,他們都面免一沉,作為熱愛舞蹈的同好,認為事件讓他倆心情很沉重,但異口同聲指阿Mo受傷與舞蹈演出本身關係不大,反而是受外在因素影響。C+透露作舞蹈表演時,主辦單位很少會為他們購買保險,因此他們都會自費購買,演出前亦會「試場」,發現場地不適合作頭轉等高難度動作時,便會避重就輕,以保護自己為先。


2024巴黎奧運是運動員的殿堂,大概是Bboy C+與Bgirl Fifty的中轉站。

當了港隊正選多年,C+和Fifty與很多香港運動員一樣,有正職在身,想練習就要在公餘時候,拖着疲憊的身驅在自己斥資租下的工廈苦練,有時更要練到深夜,如果不是情有獨鍾,誰不想回家攤坐在沙發上嘆冷氣休息?以往他們練到通宵達旦,即使兩人的父母支持,也會擔心他們在外會否有危險,尤其初出道時不懂得保護自己,練得周身傷,更教家中兩老心痛。

但他們都沒有放棄,Breakdance首次入奧,更是難得的機會對戰世界級Bboy、Bgirl,他們信心十足地表示,可望一較高下,當然疫情下,香港運動員經歷的困難不足為外人道。疫情初期,以往在商場、大學等場所跳舞的機會已因防疫措施被迫停止,一眾舞者唯有轉戰工廈,但同時導致香港一班熱愛跳舞的人變得各自為戰,少了交流,加上疫下出外比賽成本高,最嚴重時要隔離21天,難與外國高手切磋。當全球早已通關,比賽再次舉辦後,港將又欠缺出戰機會,最終不進則退。

Fifty與C+性格南轅北轍,前者樂天開朗,較隨心所欲,相反後者則很規律,這段期間保持系統性訓練,亦會參考美加全職舞者的生活模式,即使客觀條件不如對手,也盡力而為。他們之所以特別珍惜這次或可參與奧運的機會,因曾見證Breakdance差點沒落。原來在2008至2010年間,香港很多人對霹靂舞趨之若鶩,突然之間,5年後參與者大減,直至這次入奧才再次引起大眾關注,C+和Fifty希望藉這次機會,重新獲得認同,讓家長知道他們運動員的身份,吸納更多新血,做到他們最渴望的「傳承」。
 

他們的終站,相信是學校。

每次說到「傳承」,他們都會顯得雙眼發光,參戰奧運當然重要,但霹靂舞的興衰也許更在個人榮辱之上。他們分析Breakdance之所以險些消失,大概與年輕人生活習慣改變有關,像Fifty的弟妹也曾學習,但都被其他興趣「媚惑」而放棄。人生最難的是堅持,妹妹甚至轉學K-pop舞蹈,可見除電玩外,韓風也成最大挑戰,畢竟女性化嫵媚的舞姿,較需耗大量體力的Breakdance「易入口」。

正因如此,他們都各自有教班,把握這個讓世人認識霹靂舞的奧運舞台,無論是他們最愛的Battle、夠潮夠吸睛的齊舞,都希望教授後輩,吸引他們一起參與。始終跳舞入場門檻低,穿起風褸、戴上冷帽就可上陣且能避免受傷,而最重要的裝備就是「裝備自己」,適合任何人參與,甚至如C+所言,跳舞可跳到80歲。

成功的人很正面。C+與Fifty自費買保險、租工廈,甚至自掏腰包到世界各地比賽,誰都知政府有關部門不會對每個運動員都有資助,但他倆在訪問中並沒半句抱怨,這正是最值得欣賞的地方。當所有人怨天尤人,控訴這個世界對你有多不公的時候,默默耕耘的人更佩成功。月中,他們分別會到日韓參賽,衷心希望他們能取得好成績,不足兩年後,能在巴黎成為另一個張家朗、何詩蓓。

編輯:CLO

閱讀更多:

9月杭州亞運延期舉行亞奧理事會:新日期未定

巴黎奧運開幕式沿塞納河岸舉行 首在開放區域 部份可免費觀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