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大狀》上映32日即破港績
成香港史上首部破億本地電影

11 個 月前
《毒舌大狀》上映32日即破港績
 成香港史上首部破億本地電影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港產片《毒舌大狀》於年三十上映至今僅僅32日,已打破香港電影史本地電影破億的紀錄!截至今日(28日),票房已達到1億500萬,今日戲院上映場次仍然有216場,僅次於荷李活大片《蟻俠與黃蜂女:量子狂熱》的360場,保守估計票房仍然會繼續向上衝,氣勢如虹。

《毒舌大狀》集合一眾好戲之人:黃子華、謝君豪、楊偲泳、廖子妤、王丹妮、何啟華等,合力講述一個平民戰勝權貴的故事:一位母親發現女兒意外身亡,告上法庭卻反被誣衊是自己殺害親生女兒。真正兇手背後勢力龐大,甚至能出動多位知名律師協助上庭答辯,要戰勝一眾權貴財閥勢力,法律能否將真正兇手繩之於法,打贏一場大快人心的仗?

雖然《毒舌大狀》破億,超越《明日戰記》的8100萬及《飯氣攻心》的7700萬,到底什麼因素令它撼贏一套特技大片,一套親情小品?以下分析部分原因。

題材

《毒舌》以小市民戰勝權貴為題材。大律師林涼水因為兩年前處理一宗虐兒案時態度懶散而令重要證人倒戈相向,令可憐的單親媽媽曾潔兒含冤入獄。兩年後林涼水發現有重要證據可為曾潔兒翻案,逐聯同兩年前一同合作過的大律師方家軍及師爺太子攜手勢要還曾潔兒清白,令真正兇手——城中著名財閥權貴鍾太繩之於法。但是鍾太財力雄厚,與退休資深大律師董衛國關係良好,不惜賄賂其用法律幫助自己脫身。虐兒案幫凶鍾京頤醫生,是鍾太的丈夫,也是曾潔兒的情夫,竟然下狠心加害自己聾啞的親生女兒。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人性就是不斷追逐名利與財富,因為有錢使得鬼推磨,有錢誰人都會忌自己三分,在這宗案件無罪的市民正因為權貴有人脈、有財力,有豐富的法律知識,手握市民無法望及的資源,才得以誣告無辜的人有罪(當然這也怪當年林涼水態度傲慢,該記一過)。而在社會上大多人都像曾潔兒,只擁有普通的資源,在案件面前居然被公然指鹿為馬卻無力抗議,只能白白入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還需要有正義感的大律師願意不適一切尋找證據,才得以證明自己清白。因此,可以痛快地以證據將一眾為財為權開眼的人擊敗,實在是痛快,適逢現今社會狀態,電影的題材更有助市民發聲,彷如自己打贏一場仗般。

「Something is wrong」、「Everything is wrong」

對白字字珠璣,其中有兩句令人深刻,其中一句是「Something is wrong」(有些事錯了)由方家軍說出。因為權貴一方杜絕所有記者與媒體,只安排自己方的律師團隊旁聽,儼如開小型會議,一旦己方證人接受律師盤問,觀眾席上的律師便能即時「提水」,但這是犯法。如此隻手遮天,確實天地不容。所以方家軍想表達,在這個法庭上,根本不是公平審訊,權貴企圖掩蓋真相,不讓傳媒看見及說話。

結案陳詞時,林涼水補充多一句「Everything is wrong」(所有事都是錯),揭露更多權貴意圖掩飾的真相,甚至背後的諸多小動作。以莫須有罪將林涼水扣留就為了他今天無法上庭;用高薪厚職高地位誘使方家軍過檔等等,這些行為都足以證明權貴其心不正,無計可施下只好施展這些骯髒的手段。根本所有事都是錯的,但他們更一錯再錯,死性不改。從殺害女童開始,毫無悔意,用一個謊言蓋過一個謊言,意圖用自己的地位及金錢寵絡人心,以為犯罪後仍能大搖大擺走出法庭。幸好,有人是不攀附權貴的。

「我寧願被人打,都好過被天收」

林涼水因疏忽導致曾潔兒坐兩年冤獄,他良心發現,整整兩年都在懺悔及一直記著這宗案件,如果他的人生只可以做一件事,便是把曾潔兒帶離監獄。就是這顆良知,他不惜一切去求後輩方家軍幫忙、被黑社會打至噴血也依舊堅持,因為他只有一個信念:「可以過到良心那關」,曾潔兒是他最後可以補償的機會。

人性是複雜的,對於攀附權貴的人也可以理解,因為確實能解決極多麻煩,可以滿足自己好多各方面的需求。但人性的弱點也不能忽視,大多數人貪得無厭、良知盡失,連面對錯誤都不敢,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倒不如及早認錯再改過不是更加好嗎?

還是,他們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

寫到這裡,我依然覺得電影是好看,大快人心的結局、利索的節奏、演員的演技都令人難忘,但能達到一億票房,都是靠天時地利人和才造就這個票房奇蹟,不完全是電影真的好看(好看的電影多的是呢,但諷刺的是往往很少票房)。接下來希望香港能出產更多不同類型的好電影,更希望香港人能養活自己的電影人!

撰文:Kimmy Li

閱讀更多:

演員工會獎《奇異女俠》掃4獎成大贏家 楊紫瓊再封影后激動爆粗

《鐵達尼號》用一生承諾的愛 「海洋之心」根本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