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俄烏困局的鎖匙

  • 俄羅斯
  • 前蘇聯
  • 北約
  • 哈薩克
  • 張翠容
  • 烏克蘭局勢
5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當我們迎接農曆新年之際,俄羅斯烏克蘭之間卻戰鼓隆隆。歐洲正處於備戰狀態,美加和英國加派武器運往烏克蘭抗俄,而俄國則加碼十萬重兵駐守與烏克蘭東部接壤的邊境地區,這令到敏感的市場也波動起來。大家不禁問,戰爭真的會發生嗎?就在全球正忙於應對疫情大流行、氣候變遷、經濟動蕩期間。

烏克蘭飽受磨難 人民值得享有和平

日前教宗在例行公開接見活動中,主動為烏克蘭的和平禱告,表示烏克蘭人過去多番受戰火之苦,二戰期間便已有五百多萬人喪生,而自一四年起的頓巴斯地區內戰也有過萬人犧性,上百萬人流離失所,這個飽受磨難的人民值得享有和平。教宗盼望各方能讓對話佔主導地位,把眾人福祉放在片面利益之前。

究竟俄烏之結能否解開而避免兵戎相見?北約停止東擴當然是個關鍵,但處於強鄰之側的烏克蘭,又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其領導人如何用智慧平衡地緣政治亦是非當重要。今次局勢的惡化,近因源起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於去年十月借北約會議,向北約提出盡早讓該國成為會員國,北約亦正面回應,這可說是觸踫了俄國的紅線,由於有感國防安全受威脅而發難。

小國大外交 哈薩克值得學習

在此,我想到前哈薩克總統納札爾巴耶夫,雖然他在剛被平息的動亂中受到千夫所指,他有百般不是但仍無損他作為開國國父,執政三十年來對穩定國家的貢獻。

納札爾巴耶夫乃是蘇聯舊臣,他雖是哈薩克族,不過自小被培養出成為跨文化及宏觀視野的政治人物,在蘇聯時代已深受器重。他野心亦很大,其目標對準蘇聯總理或總統的位置。因此,他本人是不希望看到蘇聯解體的。

不過,蘇聯解體前夕,蘇聯各地民族主義運動風起雲湧,當時的蘇共需要一個在體制內可以信任的哈族人,去管理哈薩克,納札爾巴耶夫便成為最佳人選。好笑的是,他對哈薩克語並不太熟,又不支持共和國脫蘇,是個大統派。但自蘇聯解體後,他即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哈薩克民族主義者,採取了一系列民族主義政策,這包括大力推廣哈薩克語、推動「哈薩克回歸運動」、遷都北部等等;另一方面,他對國內一百多個大小民族又實施懷柔政策,團結在共和國之下。

納札爾巴耶夫對內成功維穩,避免了如塔吉克的內戰;對外則實行小國大外交,能夠左右逢源,雖身處於中俄兩大國中間,卻能逐步消減俄族人在國內影響下,又可保持與俄羅斯的良好關係,與中國亦能友好,在中俄之間佔盡好處。他這種沒有靠攏任何一方的外交平衡術,從而保持國家的獨立位置,值得其他小國學習,也值得烏克蘭學習。

保中立可安穩 也要大國給與尊重

前克里姆林宮顧問謝爾蓋・卡拉甘諾夫(Sergei Karaganov)最近就俄烏危機問題公開表示,與俄羅斯接壤的國家,包括波羅的海國家,都很緊張。如果他們沒有加入北約並保持「中立」,他們應該可以過上「更安穩的日子」。

保持中立當然是身處大國夾逢的小國生存之道,但卡拉甘諾夫卻沒有說的是,這也要大國對小國主權給與尊重,方能中立。烏克蘭的悲劇在於俄歐兩大陣營一直在該國上演拔河的權力遊戲,令烏國也出現俄烏兩族群的內部分裂,令國家動蕩不安。

張翠容 - 2022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