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課復課糾纏不清 同學光陰虛度

  • 全民強檢
  • 文憑試
  • 暑假
  • 林鄭月娥
  • 棟悉港情
  • 黎棟國
6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行政長官在2月22日突然宣布,幼稚園、中小學要在3月7日起「提早放暑假」直至復活節假期後。當時其中一個說法是校長、老師都不要回校,以騰出校舍做全民強制檢測。當時宣布一出,爭議很大,學校、家長、同學都殺個措手不及,學校行政及教學工作大亂,家長們更是大失預算。

 「提早放暑假」連網課學習都泡湯

因為疫情嚴峻,同學長期「無得返學」,要在家裡上網課,學習效能已經比面授課堂大打折扣,老師只有努力教,同學都努力學,但是行政長官一句「提早放暑假」,連同學上網課學習的機會都泡湯了。

有幼稚園家長反映年幼子女形同「文盲」,社交技能等等的發展都拖慢了,這兩年幼兒基礎教育變相失效,但是K3的幼童即將升讀小一,可以想像未來的初小教育者將要面對怎樣的挑戰,特區政府未能及早遏止疫情,對這批幼兒的教育影響深遠。

破壞小六升中程序   家長乾焦慮

「提早放暑假」這個決定亦破壞了小六升中整個程序:

一、原定在3月下旬要考的小六第三次呈分試,取消了。即是小六同學失去了最後一次考試拉高成績的機會。

二、原定在3月期間舉行的中學升中面試,有些中學因為「提早放暑假」而取消,索性改以同學的「成績次第」收生。失去面試機會對小六同學影響很大,特別那照成績不是最突出的,但口才好,面試表現佳的同學。他們想透過面試「博表現」爭取入讀心儀中學的機會也沒有了。

三、因應要「提早放暑假」,整個小六升中的程序、各項重要步驟都一併延後了。很多中學的網上面試日期一改再改,撞期的機率增加,令家長和同學相當焦慮。原本家長可在3月31日收到「自行分配學位階段」所報讀的中學的取錄通知,現在要等到5月4日,即家長和同學要呆等、焦慮多一個月!而「統一派位」又由7月12日延到7月26日才公布結果,各種延期對家長和同學來說,都是折磨!

文憑試考生擔憂染疫    壓力前所未有

此外,近日有不同的報導及調查指出,應屆中學文憑試(DSE)的中六考生同樣因為特區政府未能有效遏止疫情而承受比前兩屆考生更大的壓力。現在3月下旬每日仍有二三萬確診個案,但是特區政府堅持在一個月後的4月22日開考DSE,很多考生感到焦慮,例如擔心自己在臨考試前確診因而未能應考,或者在考試期間「中招」等等,試問同學們在這種焦慮壓力下,又怎能專心備試?又怎會考得好?

我希望特區政府明白,DSE對官員來說,可能只是一個既定工作項目,但是對同學來說,卻是影響升學影響就業的人生重要關口!為同學提供安全公平的考試環境是特區政府的責任,特區政府有沒有考慮待疫情放緩後才開考DSE?讓同學能在較正常的環境及心情下應考,好好表現?雖然教育局局長在3月23日聲稱會研究設立「隔離考場」讓確診考生應考的可行性,但讓同學在身體不適(或者正在發燒)下考試,是否公平?

「暫緩全民強制檢測」要清楚解說

當「暑假」放了一半,行政長官在3月21日宣布「暫緩」全民強制檢測,全港家長群炸開了!若不做全民強檢,即用不到全港校舍做檢測中心,那麼同學「提早放暑假」豈不是白放了?同學白白犠牲個半月可以上網課的學習機會,現在換來甚麼?全港學校、校長、老師因為要配合「提早放暑假」而在背後做的大量工作,調整教學方案、改動面試及收生標準、壓縮程序等等,又為了甚麼?看來他日要做全民強制檢測時,教育局又要找個好理由放假了。

行政長官在3月23日的疫情記者會澄清,說當初決定「提早放暑假」不單是因為要徵用校舍做全民強制檢測,而是因為全港學生上學會大大提高感染及爆疫風險。回看2月的時候,面授課堂已經停頓了好一段日子,同學已經在家每日網課了,根本沒有大批同學每日上學去的情況。

還有,截止3月20日,三至十一歲兒童的第一針接種率只是剛剛達到57%,即是還有近半兒童未有接種疫苗,但是行政長官現在又宣布學校要在4月19日恢復面授課堂,這豈不是要同學冒著感染風險上學去?若恢復面授課堂後又有學校爆疫,師生受感染數目大增,怎樣辦?看來政府要仔細想想如何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