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殺手

  • 美國
  • 滯脹
  • 望遠鏡
  • 張翠容
  • 國際貨幣基金會
  • 俄烏戰爭
6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最近美國發出滯脹警告,即當物價飛漲卻同時面對經濟收縮。不過,美國的通脹率還不過在10%之內,不少發展中國家的通脹卻已不受控制,並以幾何級上升。例如土耳其,官方的通脹率為70%,但非官方竟可高達163%,基層生活苦不堪言。從疫情到俄烏戰爭,除帶來高通脹外,還有殺人於無形的糧食危機,糧荒進一步推高通脹率。

滔天巨浪 捲走斯巴兩國領導人

全球通脹令多國政府的認受性岌岌可危,首先「中槍」的是斯里蘭卡,政府面臨瓦解。同在南亞次大陸上的巴基斯坦,同樣因經濟問題深陷政治危機,總理伊姆蘭汗被解除職務,而其盟友也紛紛轉投反對陣營,令他的政黨腹背受敵,要在政壇翻生看來不容易了。

想不到一場通脹的滔天巨浪,捲走了至少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的領導人。原來巴基斯坦的通脹位居全球第四位,伊姆蘭卡去年曾企圖力挽狂瀾,推出相等於五十億港元的救濟方案,可惜IMF (國際貨幣基金會) 不給你配合,還強迫巴國政府增加稅率,以提高償還欠下IMF 債務的能力。

美國加息 加劇窮國金融動盪

這場通脹火焰才剛開始,恐會愈燒愈大,傷及更多的發展中國家,引發人道大災難,有不少人道組織反問,今場通脹危機難道只因俄烏戰爭而起?這可能是個近因,但遠因則在於國際金融機構的長期操作,例如IMF,在巴基斯坦的個案已可看端兒,當後發國家出現經濟困境,IMF不僅沒有協助擴大公共投資振興經濟,反而迫令受助國削赤作為貸款的條件。

當後發國家經歷了兩年多疫情,本已奄奄一息,現在又面對烏戰帶來的惡果,作為唯一國際借貸援助機構的IMF更要求這些國家吞下它的「苦藥」,最使發展中國家反感的是,美國此時竟理直氣壯脅迫他們一同抵制俄羅斯,無視這會痛擊他們的經濟,雪上加霜。難怪印度電視台主持人阿納布因痛罵美國虛偽而聲名大噪。

高通脹無疑是個事實,但美國推出對俄的制裁內容對美本土經濟打擊最少。美國儲油量位居全球之首,俄油只佔入口總量數個百分點而已,況且該國借機略奪巨額俄資,並給予華爾街在期貨市場炒作食品價格的良機,進一步推高糧價謀利。最要命的是美國加息令資金從後發地區回歸其懷中,加劇窮國金融動盪。

高通脹及糧荒成窮國滅頂之災

至於阿拉伯地區如埃及、黎巴嫩、突尼斯和也門等,他們的通脹嚴重程度,一樣是超乎我們的想像。想不到,中東國家依賴俄烏兩國的糧食入口一直是如此的深。特別是有「世界糧倉」之稱的烏克蘭,過去供應了埃及全國85%的穀物,黎巴嫩也有高達81%,烏克蘭可以說是阿拉伯世界主要的穀物和食油入口國。

更想不到的是,除糧食外,俄羅斯和烏克蘭旅客是中東旅遊業主要的支柱之一。對於經濟主要以旅遊業為主的埃及和突尼斯,受俄烏戰爭的影響可謂不少。就以突尼斯為例,這個「阿拉伯之春」的原鄉,十一年前便是因高通脹和高失業率引爆出「茉莉花革命」,他們把不滿宣洩在長期獨裁統治的總統阿里身上。

發生在2010年的高通脹,主要由於美國的量化寬鬆致使全球資金氾濫;今年意想不到的俄烏戰爭又為發展中國家添麻煩。這些國家人民不禁問,美俄爭霸為何要他們埋單?烏克蘭人慘受戰火摧殘,惹人同情,難道被殃及池魚的窮國人不值得同情嗎?今次高通脹及糧荒對他們來說,也是場滅頂之災呢!

張翠容 - 2022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