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公權力」關進籠子後,誰在籠子外面?

  • Lorey讀好書
  • 個人自由
  • 書僮看世界
  • 資本主義
3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這幾天在餐廳裏聽到了一對父子的對話,內容如下:

父親:「兒子啊,有機會就去那些自由民主的國家生活吧,那種地方才適合你!」

兒子:「我比較喜歡香港,我們在這裏很自由不是嗎?」

父親:「你不懂,這裏是專制、人治的地方,大陸終究會把上面那一套搬過來,到時你的生活會很不方便,不小心得罪了權貴還會惹上麻煩,只有那些歐美已發達國家才有真正的法治和民主。」

(孩子點點頭示意明白)

我一點都不懷疑這位父親對孩子的關心,和真心的希望他能「在對的地方過上好的生活」的意願、我也不否認擁有完善法治基礎的國家,比起專制人治的社會更加文明進步。然這段對話表達了一個狀況:西方確實很成功的把一些「概念」植入了我們的文化之中,令我們竟全然接受,並放棄了這些「概念」的延伸問題。

西方經常強調,我們應防止國家權力對自由的侵蝕、對人民的壓制,時刻警惕統治者和人民的關係,防範專權與暴政。在長期耳濡目染下,我們認為只要把統治者或政府的公權力鎖死在籠子裏,制約它的能力就符合民主精神。問題來了:「把公權力關進籠子後,誰留了在籠子外面?」我們總擔心政府權力過大,卻幾乎沒有人會問:「資本」的力量由誰來制衡?

在新自由主義下,市場是萬能、資本自由流動、任何政府干預都不該存在。跨國資本支配了社會,凌駕政府,取得左右國家政策、立法、修改國際經濟遊戲規則的最終權力,並進一步剝削弱勢社群。窮人無能力累積財產,只能日夜盼望着一個為人民福祉着想的強勢領導出現,「劫富濟貧」一下。

「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這句話,說起來似是理直氣壯,卻得看「於誰而言」:在擁有海量財富的資本家眼中,這句話自然是金科玉律;但對裸露於無情市場力量,慘被無止境地奴役的貧苦百姓來說,這比髒話更難聽。

自由民主的敵人,可不只有極權和專制政府,還有肆意剝削窮人生存空間的資本力量,二者同樣霸道,對公民社會的傷害並無二致。不過,資本家早已以「自由」之名,把貧富差異解釋成市場「公平競爭」下的結果,把他們擁有用之不盡的財富和「你們」(指窮人)永遠無法擁有財富加以合理化。然後,再把窮人的注意力轉移到政治上的不公和統治者的不作為上,製造社會動盪。這就是今日的世界狀況,唯看得明白的人,不是很多。

 

陳家偉  - 2022年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