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遊者:從一戰到俄烏的百日反思

  • 第一次世界大戰
  • 望遠鏡
  • 大國角力
  • 夢遊者
  • 俄烏戰事
3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俄烏戰爭打了超過一百天之際,我們不妨参考Christopher Clark的《夢遊者:1914年歐洲如何邁向戰爭之路》,再聽聽法國總統馬克龍勸喻俄烏兩國應盡快尋找外交斡旋空間。他是鑑於歐洲歷史教訓而喊話,不是沒有原因的。事實上,現在大家就如夢遊者走進戰爭的泥沼。當拜登最近宣佈多加一億美元軍援烏克蘭,這種軍援先行,和談無期的策略,會否真的為第三次大戰拉開序幕?

英美給烏克蘭定心丸 德法心驚胆顫

當英美認為最終目的不是和談,而是要打到俄方不能站起來為止,澤連斯基團隊也跟著往這個方向走,他們信心滿滿,過去曾出現的兩次和談,已煙消雲散,正因為英美給了烏克蘭定心丸,只有繼續打下去,勝利必屬烏克蘭。

不過,看在德法兩國眼中,真是心驚胆顫。馬克龍希望能盡快結朿俄烏戰事,其實德國總理蕭兹何嘗不是,這明顯與美國的期待不一樣。當馬克龍更把一戰前夕和目前情況一對比,便更是著急起來。戰爭打到此刻,英美已超越了當初北約軍援烏克蘭的原意,本來是維護烏克蘭減低受戰爭的傷害,但走到了一百天的今日,初心已變成不惜一切打跨俄羅斯。

據統計,最近烏軍每天死亡人數約有七、八十人,多於美軍在越戰的每天死亡數字。當英美决定運送遠程導彈到烏國,俄軍日前立刻向首都基輔投下導彈,明顯戰事在升級了。就好像一戰,奥匈帝國皇儲被殺,奧方本來可以把塞爾維亞殺手擒拿歸案便是,但奧方卻選擇開戰,結果把其他國家捲入成大戰。

大國爭霸 情況像極一戰前夕

目前烏克蘭受到美國鼓舞,戰鬥情緒激昂。正因他們認為自已站在道德高地,又有美國精盡武器加持,沒理由放棄,遂喊出戰鬥到最後一位烏克蘭人為止。因此,在總統澤連斯基眼中,凡是勸說和談妥協的都是懦夫。另一邊廂的普京,也堅持咬著烏東和克里米亞不放,更何況戰爭是他發動的,先撩者賤,大家會說,怪得誰?

說到底,這是美俄兩大國爭霸的結果,烏克蘭只是個導火線,目前的情況像極一戰前夕,難於用是非黑白說清楚。例如講到一戰成因,牌面是塞爾維亞一青年暗殺了奧匈帝國皇儲夫婦,奥方採取報復行動看似合理。但背後其實是當時由德奧為主的同盟國,和以法俄為主的協約國兩大軍事集團的較量。

如果從表面看,塞爾維亞派人殺奧匈皇儲夫婦不對。但奥匈早認為塞爾維亞是他們稱霸巴爾幹半島的主要障礙,更在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這個被塞爾維亞視為國恥日(在五百年前被土耳其打敗)這天,在其邊境區進行軍演,極具挑釁之能事,令得塞爾維亞人民族主義萬分高漲,遂發生刺殺這行動。

一戰改變世界秩序 卻舖出二戰之路

有奥匈軍國主義者大呼「拔出寶劍,對準塞爾維亞」,而媒體也附和說:「我們一直等待著一切嚴重的緊張局勢最後爆發.....我們要戰爭」。當時德皇威廉二世也立刻表示支援奧匈,指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可借機掃除塞爾維亞這個障礙,讓他們得以控制巴爾幹。很快各方盟友各就各位,打個落花流水,大戰正式展開。

結果,一戰改變了世界秩序,舊帝國瓦解,反之給了新帝國崛起的機會,這就是美國和日本,同時孕育出德國納粹主義和義大利法西斯主義,由此舖出了一條通往二戰之路。那麽,俄烏戰爭又帶領世界通向何方?

《夢遊者》書中有這樣的一番話:「一九一四年的這些主角們像是一群夢遊者,他們懸著一顆心,卻又視而不見,他們被自己的夢困擾著,卻沒有一個人睜開眼去看看,他們將帶給這世界怎樣的一場災難。」

張翠容 - 2022年6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