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成武器 瑞士銀行業響喪鐘

  • 中立國
  • 張翠容
  • 望遠鏡
  • 瑞士銀行
  • 銀行保密制
1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最近大家最熱論的相信便是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台之行,中國就此進行大規模軍演,令台海戰雲密佈。此時有報道指瑞士警告中國,如對台動武,則會凍結中國客户在瑞士的資產,估計有超過一萬億美元之多。不過,大家最關心的就是瑞士這個中立國家的銀行保密制,是否已名存實亡?

銀行保密制 興起於16世紀

眾所周知,瑞士擁有嚴格客户保密制的銀行業,其歷史興起於16世紀,當時歐洲正爆發宗教革命和宗教戰爭,歐洲各國都有清教徒飽受迫害,財產不受保障,他們便紛紛帶著黃金錢財,逃到清教徒發源地的瑞士,瑞士為了向他們提供保障,開始設立銀行保密制度,同時也發現從中可得到可觀的回報,自此歐洲貴族及上層階級都視瑞士為他們財富避風港。

當1815年瑞士宣佈成為中立國後,再不受歐洲混亂局勢影響,逐漸步上穩定富康局面,加上銀行業的保密制,吸引全球富豪藏富於該國,令瑞士銀行變成世界最大私人金庫。一九三零年代德國猶太人面對納粹政府的威脅,為了他們能避過財產遭沒收,他們便爭相把資產存放在瑞士。到了一九三四年,瑞士通過銀行法,確立保障客户的隱私權,任何犯上法規,都會受到聯邦刑事法懲處。

協助藏富 巨額是天文數字

自此瑞士成為當今世上最佳最安全的富豪避稅天堂,同時亦透過管理費為國家帶來龐大回報。可是,今年二月俄烏戰爭爆發,歐盟下令制裁俄羅斯,瑞士雖不是歐盟成員,但總不能獨立於國際銀行體系,而美國和歐盟要和俄羅斯打經濟戰,要求瑞士公開並凍結俄國富豪寡頭在瑞士資產,以免他們資助戰爭,令瑞士非常維難。

最後瑞士還是妥協。維持超過半世紀的「密室」,突然要求被打開,雖說只是屬俄羅斯那一扇窗口,但足以令我們咋舌。據估計,俄國客户在瑞士的資產共約二千三百億美元。瑞士有關當局透露,俄在瑞士的銀行資產只佔銀行海外客户總數百份比的個位數字,可想而知,瑞士銀行業協助藏富的巨額簡直是天文數字。

老實說,相比之下,俄在瑞士資產的確不算驚人。但俄國長期受西方制裁,聽聞早已把海外資產逐步運回國內去,以抵抗制裁行動。回看瑞士,實行數十年的銀行保密制,不是沒有批評的。從海外至國內,都有不少團體對此發出抗議聲音,認為該制度不公也不義。看來,風愈透愈多,終會把大門完全吹開,也說不定。

曝露不光彩財富 本是正義之舉

其實讓不光彩的財富曝露在陽光下,本來是正義之舉,但問題是,瑞士這種按政治需要作出選擇性行動,那便反映出瑞士的銀行是否恪守保密制,便得要看歐盟和美國指令,這豈不會令瑞士銀行業淪為西方大國的政治武器,以圖打擊政敵,那麼金融信譽很難不會敲出喪鐘呢。

瑞士私人銀行家協會主席米歇爾·德羅貝爾說:「我們不能在這一問題上與鄰國對抗,全球趨勢是朝著一個標凖走,如果的確如此,我們則必須適應這個標凖。」這說得漂亮,但現在只有歐盟和美國有權指令瑞士,其他國家政府有這個權反過來查看美國客戶資料嗎?

老實說,黑金逃稅行為不僅來自獨裁不透明國家,發達民主國家的巨富藏富能力更強,因為這個資本主義金融體系是由他們所創建的,就好像金融界各種財技遊戲,設計者自然比任何玩家了解更清楚,玩得更得心應手。

人權組織批瑞士銀行業黑白通吃

瑞士銀行業的保密法早已成為立業之本,同時也是瑞士經濟繁榮的基石,並讓該國在國際金融業務的競爭中比任何地方都優勝。現在瑞士已成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該國金融業所管理的資產則能佔有全球私人資產總額約三分之一,從中可看到金融業對瑞士的舉足輕重。

不過,這保密制度始終是一種商業模式,為了維持和強化競爭力,銀行方面有可能因不願失去高資產淨值客戶,在保密制大傘的保護下,衍生出洗錢問題而不被呈報。換言之,這類離岸中心不僅成為藏富之地,更是避稅和洗錢天堂。瑞士國內人權組織曾批評瑞士銀行業出現黑白通吃現象,即銀行既接受來自鄰國或大國的合法資金,亦從發展中國家手上接過黑錢。

根據《金融保密指數:關於瑞士銀行的敘述報告》,瑞士銀行業雖許諾客户,他們藏於瑞士的資產,保證所屬國家的稅局和執法機關也查不到,但可否保證不受制裁嗎?當金融成為西方政治武器後,瑞士銀行業已響起喪鐘。

張翠容 - 2022年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