罩袍下的殘酷世界

  • 塔利班
  • 張翠容
  • 望遠鏡
  • 罩袍
  • 阿富汗
  • 婦權
3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美國撤出阿富汗一周年,國際社會再次呼籲總統拜登解凍阿富汗在美國的七十億儲備,以舒緩該國嚴峻的人道災難。與此同時,大家亦關注到自塔利班回朝後,阿富汗婦女人權逐步倒退,這不免令我們想起塔利班上次執政時,對婦女的種種壓迫。

穿了罩袍 沒了面容、身分、人權

我適逢曾經歷零一年前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那是零一年的八月,正是美國反恐戰前的一個月,當我走進阿富汗,最讓人吃驚的圖像,就是一群群如鬼魅般的女性,穿了罩袍在街上飄然而過。她們沒有面容,沒有身分,也沒有人權。即使奉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塔利班下了台,大部分婦女仍然選擇穿上罩袍,使得不少在當地採訪的國際記者也感到奇怪。

其實,這種壓抑婦權的傳統服飾,在阿富汗已有過百年歷史,並不是塔利班獨有的設計。當權者相信罩袍可保護婦女,把身體埋藏起來可避免引起男性的慾望。

從罩袍引發出不少加諸於婦女的明文與不明文限制,例如妻子要走在丈夫後面,女性不能單獨外出等,均可看出阿富汗基本上是一個極為保守的父權社會,在傳統中成長的婦女雖然對此習以為常,但城市的女性卻默默帶動革命。在歷史發展的軌跡裡,女性的裝扮更隨著當權者的態度而出現變化。是被迫穿上罩袍?還是有所選擇?

阿富汗兩代政權先後推動女權

事實上,在阿富汗近代史裡,婦權也曾獲得過某種程度上的解放。一九一九年阿曼努拉繼任為國王,他與妻子蘇拉雅受到西方思想的影響積極推動女權,首次讓阿富汗婦女除去罩袍。皇后蘇拉雅更開辦首間女子學校,保送首屆畢業生到土耳其留學。而她亦積極參與公開活動,打扮十分西化。阿曼努拉下台後,阿富汗婦女退回十九世紀前的生活方式。

到了一九五九年國王薩哈爾繼位,他與其首相Daud Khan推行自願式穿戴罩袍政策,再次開辦女子學校,讓女性接受專業訓練。此外,女性在各行各業都擁有平等的發揮機會,女性可從軍,甚至成為法官,與男性平起平坐。

國王薩哈爾認為伊斯蘭教義主張人人平等,對女性尤為尊重,這端視後人如何詮釋可蘭經中阿拉真主話語的意思。 因此,在一九六零至七零年代期間,阿富汗婦女享有高度自由,而首都喀布爾更是女權運動的先鋒。

塔利班首次上台 婦權倒退難以想像

不過,這很快招致保守派宗教人士抨擊,他們在街上向打扮西化的女性進行武力攻擊,女大學生和專業婦女都跑到街頭示威抗議。 另一方面,阿富汗的左翼勢力,受蘇聯支持而坐大,到一九七八年成功奪取政權,但他們仍讓婦女繼續參與國家的建設工作,直到一九九六年由美國支持的塔利班游擊隊推翻親蘇政權並擊退其他反對力量,阿富汗婦女的處境再次倒退到十九世紀以前的黑暗歲月。

當塔利班於一九九六年上台後,婦權發生了讓我們難以想像的戲劇性倒退現象。在原教旨主義政策下,所有婦女被規定穿上罩袍,其痛苦指數已成為世界第一,並引起國際婦女組織的嚴厲抗議。我在阿富汗時曾嘗試穿上罩袍,重約三磅,全靠頭頂的堅硬圓形帽子承托,眼部的魚網設計,使人看不清外面的世界,需要步步為營。在罩袍之內,耳目不靈光,仿如與世隔絕,完全孤獨,並自覺失去身分,沮喪之情湧上心頭。

脫髮眼疾哮喘病 罩袍成病根

一位阿富汗醫生告訴我,由於要穿戴罩袍,婦女會有頭髮脫落的現象,視力衰退,甚至患上眼疾,呼吸出現困難,導致哮喘病的形成。最令人憂慮的,則是阿富汗所流行的一種熱帶病毒:利什曼原蟲(Leishmania),由一種名為白蛉(Sandfly)的蒼蠅傳染,病毒可大規模侵蝕人體的皮膚,直至發炎、腐爛。女性比男性來得痛苦,原因在於罩袍的關係,長期遮蓋皮膚,使得病毒蔓延更快,同時又不為人所察覺。如果未婚女性染上這病毒,更會令她喪失結婚機會,可是,在伊斯蘭律法中,女性一定要完婚,不然,便會受到懲罰。

塔利班自零一年倒台的二十年,阿富汗婦女無疑重新獲得某部份的解放,可惜現在又逐步在走上回頭路。

張翠容 - 2022年8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