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反腐敗 任重而道遠

  • 陳家偉
  • 村鎮銀行
  • 書僮看世界
  • 廉政公署
  • 反腐
  • Lorey讀好書
4 星期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小時候跟隨家父到中國內地,總會聽到長輩說,中國是個貪污腐敗的國家。有錢的話,在中國大陸沒有甚麼搞不定的事情,甚至犯罪、販毒、殺了人都好,只要不引起太大的社會關注,都可以通過收買關鍵人物而逃過牢獄之災。雖然長輩們沒有為這些話提供確實的數據支持,但「國家貪腐嚴重」似乎都是我們這一代人根深柢固的觀念。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雖取得偉大經濟成就,但也一直受到官僚腐敗的問題困擾,所以黨中央一直視腐敗為「亡黨亡國」的核心問題。自十八大以來,中國展開了廣度、深度和高度都前所未有的反貪腐整肅,「蒼蠅和老虎一起打」。截至2021年,全國紀檢監察機關共懲處近400萬名違法違紀的黨員,規模之大令人震驚,亦可見中國的腐敗己經高度社會化,並入侵到社會各個角落。長遠來看,蒼蠅永遠打不完,反腐敗只是個中途站,中國需要建立一個讓官員難以墜落的清廉政府,一些學者建議政府用以下方式完成:

首先,繼續允許黨內的政治競(鬥)爭:由各國政治經驗表明,政治競(鬥)爭本身就會通過各種方式暴露官員的腐敗。今天中國多數的腐敗案件的曝光,與其說是反腐敗的結果,倒不如說是「政治競(鬥)爭」的結果。西方國家多黨制的鬥爭,被視為「外部多元主義」,即容易向社會的外部延伸,雖提高了民主參與度,卻把大眾扯入政治旋渦之中,形成社會過度的政治化:中國香港和台灣地區就有這個趨勢。中國的政治鬥爭則表現為「內部多元主義」,把政治「關在籠子」,把反腐敗的活動限制在精英圈之中,雖然民主參與度不高為其缺點,但卻讓執政黨內部整肅的效率加快。

第二,反腐敗如要有效,貪腐機構的權力需要高度集中:以中國香港的廉政公署和新加坡的貪污調查局為例,雖然其規模不大,但具有高度獨立性,而且直接向最高領導人負責。就算在「一黨專政」下,只要讓反腐敗機構與被調查的階級脫離利益相關,「自己打自己」或「左手打右手」的情況便不會出現。中共十九大後正式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便是我國反貪腐的重大進步。

第三,有效利用媒體,特別是民間新媒體的力量。由人民主導的各種新媒體不僅可以揭露腐敗,也能構成強大的社會壓力。現在中國的新媒體已開始在反腐敗方面扮演積極角色,就以近月的「湖南村鎮銀行事件」來說,因為媒體大舉報道,地方政府疑似濫用私兵,及違規使用健康碼作為阻止維權的行為都被廣泛曝光。官員憑一己權力隻手遮天,在新媒體的力量下難以繼續。

毛主席曾經講過:「在拿槍的敵人被消滅以後,不拿槍的敵人依然在」、「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我一直不明所以,但如把政治鬥爭,定性為整肅內部貪腐的手段,或許毛主席講的也不無道理。

參考書籍:《大趨勢:中國下一步》

《大趨勢:中國下一步》
陳家偉  - 2022年9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