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債務陷阱

  • Lorey讀好書
  • 債務
  • 書僮看世界
  • 破產
  • 美國總統
  • 陳家偉
2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我覺得這個社會今天最嚴重的通病是:大家都認為欠債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在過去數十年,不顧後果大幅舉債的成了贏家;默默耕耘節儉儲蓄的成了輸家,勝負的關鍵在於誰能夠更不理後果、不平衡自己的償還能力去瘋狂投機。當社會在獎勵完全合法的貪婪和掠奪,您能期待我們的將來會是甚麼樣子?

看看這個世界的老大——美國在歷任總統時期的國債總額:

柯立芝(1923-1929)220億美元

胡佛(1929-1933)230億美元

小羅斯福(1933-1945)2,590億美元

杜魯門(1945-1953)2,660億美元

艾森豪(1953-1961)2,890億美元

甘迺迪(1961-1963)3,120億美元

詹森(1963-1969)3,540億美元

尼克森(1969-1974)4,750億美元

福特(1974-1977)6,990億美元

卡特(1977-1981)9,980億美元

雷根(1981-1989)2.8兆美元

老布希(1989-1993)4.4兆美元

柯林頓(1993-2001)3.5兆美元

小布希(2001-2009)8兆美元

歐巴馬(2009-2017)18兆美元

特朗普(2017-2021)23兆美元

拜登(2021-?)31兆美元

可以預期,拜登的下一任、兩任總統的國債水平到達40-50兆也不是甚麼出奇的事。看上去這不過是數字遊戲,沒甚麼指導意義,事實卻正好相反:這個數字絕對和你我緊密相關。在美國的「帶領」下,世界各地的政府都早已破產(各國的貨幣供應和債務水平都會直接受美國影響,原因在之前的文章己提及),沒有一個國家有能力還債,更別說要帶領世界脫離經濟危機。在後疫情年代、中美新冷戰、俄烏戰爭和能源危機等背景下,各國人民比以往都更需要大幅度的財政紓困、減稅、刺激就業的方案。然而,一個沒有多少人認真思考過的問題是:「錢從何來?」用一個簡單的比喻說:如果一個人用了「債冚債」的方式生活了幾十年,剛好他又總是能找到新的貸款者,讓他順利再撐一個月,您不會期待他能以這個方式一直持續下去。如果他沒有安排「父債子償」,把債務繼承給子孫後代,這個人破產只是時間問題。

沒有人願意為上一代人的不負責任的行為「埋單」,可是每個人都已預設承擔了上一代人的債務,而且無時無刻都在清還。您可能會聽得一頭霧水,因為明明自己也沒有刷爆信用卡或向財務公司借錢,又何來還債?事實上,系統每分每刻都在偷您的錢,例如在消費者物價指數每年上升8%的情況下(今日美國的通漲率):

1.) 以活期方式把錢存進銀行(無息),每年可穩賠8%

2.) 用3%年利率作定期儲蓄,每年可穩賠5%

3.) 在P/E值32倍的股票市場做長線投資,每年可穩賠超過10%

想要獲得每年的正回報,則需要投資在年回報8%以上的投資產品,但這類投資產品很難找到,或帶有高度投機性,超高風險所以得承受全面損失的可能。擺在眼前的,是一堆完全沒能力還錢的借款人,而您必需要把錢借給他們其中一個的話,只能選看上去沒那麼「樣衰」的。

這正是系統給我們設置了的陷阱,每個人都身在其中。怎樣逃離?這次我交給讀者們自己思考。

參考書籍:《大貶值——即將到來的全球貨幣動盪與投資風險指南》

《大貶值——即將到來的全球貨幣動盪與投資風險指南》
陳家偉  - 2022年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