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沙特復交 真正考驗在也門

  • 也門
11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中國在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的復交上,踢上了臨門一腳,能促成其好事,自然成為一時佳話。就在伊拉克戰爭二十周年之際,人們呼喚和平不要戰爭,而中國成功發揮調解人角色,同時亦反映了多極世界的出現,中東地區不再仰望華盛頓,希望有更多持守中立的非西方大國成為國際和平大使,達到雙赢的局面。

不過,我們對伊沙兩國的復交,也不容太樂觀。外界最關心的就是也門內戰會否有轉機?這場內戰打得這麽惨烈,主要背後有沙特及其聯軍和伊朗的對决,他們各自支援不同派系作為自己的代理人,要爭奪的是地緣利益。因此,不要以為也門是小國,其內戰其實可隨時演變成中東大戰。

如伊朗不再向也門的什葉派胡塞武裝提供武器,這將給後者帶來壓力,不得不接受更長的休戰期,甚至與敵方進行和談;而沙特也暫停援助遜尼派勢力,沒有了大國的支持,也門敵對雙方有望朝著解决方案邁進。儘管也門的衝突有其內部根源,但伊朗和沙特之間的競爭也大大地助長和激化了也門派系之間的矛盾。

要知道,也門內戰乃是本世紀最惨絕人寰的戰爭,成為全球最大的人道危機。根據聯合國的數字顯示,也門全國有超過二千萬人需要緊急援助,約七百萬人面臨饑餓威脅,50多萬人感染霍亂,這個境況真是非常嚇人。不過,我們要關注的不僅是該國的人道大災難,還要尋根問底,其內戰緣何而起?如果不鞭韃戰爭,一切喧寒問暖皆變得虛偽。

也門這個小國可謂傷痕纍纍,受帝國瓜分又遭殖统治,並曾在冷戰時代遭美蘇兩大陣營拉扯,這一切早在也門土地上埋下衝突的種子。至於教派分歧所引起的衝突,都是外界喜歡用二元論、黑與白的簡單框架來看世情,有時會因此失焦點。

什葉派和遜尼派不一定不能共治,即使同一派系也會就國家發展方向有不同意見。但現在大家把也門內戰看成為代理人戰爭,解决也門問題除了要求沙特阿拉伯和伊朗談判外,也應為也門內部對話製造條件。

先說也門的外力干預,主要來自伊沙兩國,遜尼派的大阿哥沙特和什葉派大阿哥伊朗,一直爭奪中東地區的霸主地位,他們背後又分別代表親美和反美力量。不過,這兩國正式斷交及始於2016年,沙特擒拿伊朗教士並處决之。

另方面,伊朗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成為美國眼中釘,而美國全力軍援沙特成為中東霸主,怎知一場2003年伊拉克之戰, 令到伊拉克什葉派冒升,竟把兩國拉在一起,亦給伊朗有機會建立「什葉派之弧」,從黎巴嫩南部真主黨基地,到敘利亞、伊拉克一直伸延至伊朗,甚至也門北部的胡塞游擊隊範圍, 形成一個以什葉派勢力為主的弧狀。

到了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美國借機削弱敘利亞政府力量,企圖瓦解「什葉派之弧」,敘利亞之戰遂成為美國和伊朗的代理戰爭,這類代理戰爭漫延到也門。也門內戰源起於「阿拉伯之春」,當時也門老百姓抗議也門總統沙雷貪腐,民不聊生。沙雷下台後由其副手哈廸上台,但他在2014年因欲取消燃油補貼引發社會大規模抗議,主要由胡塞武裝運動領導,其後更企圖接掌政權,內戰正式展開。

由於沙特恐也門落入什葉派胡塞武装手中,便組成阿拉伯聯軍支援哈廸,美國向沙特提供武器。不過後來沙特王儲捲入令全球嘩然的肢解美藉沙特裔記者案件,美國參議院投票要术結束支持沙特在也門的軍事干預,但仍無阻沙特繼續在也門的軍事行動,伊斯蘭極端勢力如阿爾蓋達和「伊斯蘭國」也借機介入,令戰況異常惨烈。至於伊朗在胡塞背後涉事又有多深,那要看它和沙特復交後,對也門的取態以及影響。

因比,伊沙兩國復交後能否穩定中東局勢,也門是個真正的考驗。

張翠容 - 2023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