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前世今生

  • 區議會
7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上星期三(7月5日),《2023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終於在一眾官員和立法會同事的努力下順利三讀通過。在當日出席會議的89名議員中,全數以88票(減去立法會主席一票)通過上述修訂條例草案。這次草案得以順利通過,不得不提負責官員這數月來的努力和工作,他們馬不停蹄「落區」,向市民解說,向各界人士,包括我們議員進行游說和解釋。《2023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的通過意味來屆區議會的產生辦法將劃分為「442」比例,即委任(4成)、間選(4成)及直選(2成),將會是優化地區治理的重大里程碑。

回顧歷史,區議會是80年代初港英政府的產物。早於1981年1月,港英政府在《地方行政白皮書》建議推出三級行政機構,當中提到引入第三級行政機構,即地區行政機構(區議會),開始在地區層面加入選舉。當時,港英政府在《地方行政白皮書》中將區議會稱為「District Board」而非今天的「District Council」,這顯示港英政府由始至終,從未以「議會」(Council)的角度看待地區行政機構,而是視之為地區諮詢組織。

後來,特區政府於2015年正式取消區議會的委任議席,而27位鄉事委員會的當然議席則繼續保留。選舉成份則不斷加強,市民透過「一人一票」選出區議員,為所屬的社區居民服務。區議會的發展在2019年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隨著黑暴爆發,「港獨」和反中亂港份子借勢騎劫區議會,地區諮詢組織變得政治化。港獨份子妖言惑眾,煽動市民作出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企圖推翻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黑暴期間的區議會選舉充滿暴力、民粹,並非正常而理智的選舉,很多當選的區議員都以政治掛帥,沒把民生福祉放在心上,後來更有不少反中亂港區議員拒絕宣誓而辭職,後又有人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而被捕、被控。這些劣跡均反映,所謂「一人一票」的選舉並不適合區議會,更非「良政善治」的良藥。

《基本法》第97條其實早已明文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衞生等服務」。這才是區議會的初心。

《2023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甫出台便遭到西方國家大肆抨擊和抹黑。英國政府在今年1月和5月發表所謂的《香港半年報告》,抨擊《香港國安法》與區議會改革選舉制度,是侵蝕香港的民主制度云云。英國政府更粗暴指摘中央政府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侵蝕香港的高度自治。

我們要分清楚的是,80年代港英政府推行區議會制度時,就是把區議員產生辦法分為民選和委任兩種。今天特區政府因應香港的實際情況重新採用委任制,有甚麼問題?為何當年港英政府的做法就是「民主」,今年特區政府的做法就是「民主大倒退」?這不是雙重標準又是甚麼?

黎棟國(立法會議員、新民黨常務副主席) - 2023年7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