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的巴西

  • 巴西
  • 總統
  • 選舉
  • 波索納羅
11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巴西是農業出口大國,可惜正受困於疫情令生產下降。

當大家把疫情聚焦在印度之際,其實巴西已攀上全球第二大染疫國。總統波索納羅的政治生涯正在深受巴西嚴峻疫情影響,他以自由之名反對防疫措施,又不積極購買疫苗,令到巴西新冠死亡人數不斷上升至接近四十五萬,人們紛紛走上街頭抗議。波索納羅和印度總統穆迪一樣,遭人民指控為殺人犯。

想不到,波索納羅上任不夠一屆,已把巴西弄得混亂不堪。但他仍一切以政治先行,例如他與聖保羅市市長多里亞由盟友變競爭者,在防疫措施上,他便與這位競爭者唱反調。

當多里亞表示要加緊防疫,波索納羅即搬出憲法第五條,高呼保衛人民的個人權利,以此來反對多里亞。他這樣做,就是要為競爭對手製造麻煩。哀哉,巴西人有這位胸襟狹隘總統,他只關心選舉而不是人民的福祉, 難怪他有特朗普第二的別稱。

這位巴西特朗普無法不面對明年大選的連任危機,最諷刺的是,他最大的競敵不是多里亞,而是前任左翼總統勞拉。作為南美洲第一大國家巴西,這幾年政治局可謂是峰迴路轉,就好像電視上的肥皂劇,十分戲劇化。而這戲劇元素,就充分體現在勞拉身上,他多次被控受賄罪名,亦曾因此下獄,後來又被判無罪,現在更強勢回歸,參與明年的總統大選,與現任右翼總統波索納羅對決。

勞拉曾帶領巴西創造經濟奇蹟,一時成為佳話。可惜這個奇蹟建於脆弱的基礎,十年前開始搖搖欲墜,跟著頃刻大幅下滑,並深陷債務泥潭。勞拉雖在十年前已卸任,但他對此需要負責嗎?

勞拉出身自工會,被視為代表基層的政治領袖,後因受賄案纏身,未能參與上屆大選,而他的繼任人羅賽芙夫人一樣身陷受賄醜聞而遭彈劾,令到勞拉所創立的工人黨的支持率下降,右翼民粹借機抬頭。

今年三月巴西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宣判勞拉受賄案作廢,勞拉立刻宣布參與明年大選,提早拉開巴西左右陣營兩極化的爭鬥,就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刻,並且面對經濟的最大挑戰。

巴西屬資源和農產品出口大國,也是經濟命脈的所在,可惜目前受困於嚴重的疫情,令到有關方面的生產力急速下降,資源和農業產品價格隨即上升,並且不斷創新高;但另方面人民因疫情失去工作的比率攀高,社會購買力受到打擊,使得國家經濟陷入滯脹之苦。

因應資源農產價格上升帶動了通脹,甚至到達失控的地步,巴西央行無法不就此加息。當我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波索納羅如何大言不慚,以自由人權之名無視疫情肆虐,一心走民粹路線來為他明年大選連任鋪路,世衛對此搖頭嘆息之際,冷不防巴西央行已默默地多次加息,在三月至五月之間累積加了一厘半,聽聞下個月還會再加零點七五厘。

之前因應疫情導致經濟下滑而所宣布的經濟刺激方案,例如推動基建等項目,現在由於通脹失控被迫押後,這意味著什麼呢?進一步打擊國民經濟,推高失業率,最後苦了的是人民,面對百物騰貴卻又逐漸失去就業機會,縮減的收入無法應付每天的開支。

換言之,巴西人民面臨經濟增長停頓,通脹卻有不斷升溫的經濟滯脹苦果。巴西是第五大最多人口的國家,第八大經濟體系,在拉美亦算是龍頭大哥。如果她在政治和經濟上出現大幅度的動蕩,那已不僅是巴西的危機,這極有可能影響到拉美地區,世界經濟亦會感到其震蕩。事實上,巴西是一面鏡子,映照全球在無限量化寬鬆下的未來大危機,而巴西正為全球上演一場預演。看來,巴西人的困擾,正正也是我們的困擾。

張翠容 - 2021年6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