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北暴雨人在京城有奇遇

6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早前華北暴雨剛好人在河北, 本來想去天津,無法成行了。回到北京,突然發高燒39度,迷迷糊糊,混身無力,身邊僅有一盒快測,檢測後,第二條線紅紅的,但第一條線沒有顯示出來,宣告無效。不過高燒三天半後便退燒,精神比病前還要好,又出動了。

再計劃明天(8月7日)去天津,怎知今天(8月6日)清晨河北5. 5級地震,源頭來自山東,華北所有高鐵停駛,難道與天津這樣無緣嗎?!

不如多了解京城老百姓現況,在街頭隨機找人聊個天吧。經過一胡同見到一家非常有特色的修車店,店主是一位雙腳有殘障的大叔,一問之下,可真是大有來頭。他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時是全國第一個個體戶,被市政府稱讚為殘而不廢自強不息的典範。

再說其家族,更是不得了,原來他是滿族,清朝時爺爺在故宮專責打理並伴降皇帝出巡(溥儀),祖母則在雍皇宮工作。後來八國聯軍時法國打進來,爺爺護駕著皇帝匿藏到最後下落不明。

他在京城二環某胡同土長土長,後來胡同地區一帶遭清拆,居民給安排上樓,他怎樣也不走,房子被拆了,他便非法霸佔了一小段行人路蓋起房子來,商住兩用,他做起修車生意來。

由於他身份特殊,市政府便容忍他成為第一代釘子戶至今也不把他趕走。帶著改革開放首個個體戶的光環,他結識了中南海第一代革命領導人包括胡耀邦丶習仲勳等,還有胡錦濤。

有圖為證,與名人合照的照片貼滿房子牆上,連知名演員也來探訪他。但上述一切沒有為他帶來甚麽經濟利益,他仍然用殘疾身驅去進行勞動。他伸出滿是傷痕的雙手,表示不能再修車了,現改行賣金魚雀鳥維持生計。

他一邊吃著非常簡單粗糙的午飯,赤著上身流著汗,一邊為我講述更多的歷史見證,當中不乏奇特有趣故事。

道別前,我說要和他合照,他立刻找來唯一一件較光鮮的襯衫,穿上,然後展示純真的笑容,他就是這麼樸樸實實地活著。

我肯定會再找他一次,做個正式的專訪,記下更清楚的歷史故事詳情,以及他個人努力活著的歲月軌跡。

「人和命運無法不交朋友,互相仇恨又互相親愛,花開時候大家一起走在塵土飛揚的路上,到了花謝的時候,那便一同在茫茫大地上,化作雨水和泥土。」

張翠容 -(轉載自張翠容2023年8月6日fb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