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人手不足問題嚴重

  • 衞生署
  • 牙醫
  • 黎棟國
2 星期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上星期三(4月24日),審計署發表最新的衡工量值審計報告(《審計署署長第八十二號報告書》)。第二章《緊急牙科服務和長者牙科護理支援》指出,目前政府牙科診所服務不足,提到2014/15至2018/19年度間,政府轄下11間牙科診所的籌額每年約4萬個;然而,由2018/19至2022/23年度起,籌額由40,322個減至20,337個,減幅近半。

牙科診所服務供應下降,主要是因為牙科人手不足。截至2023年底,本港只有2,876名註冊牙醫,而在4月24日的立法會《2024年牙醫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上,醫衛局副局長李夏茵表示,截至今年1月,單是衛生署牙科醫生職位空缺率便達27%。《醫療人力推算 2020》指出,在2017 年有超過四成半的牙醫已年屆 50 歲或以上,即現已接近退休或半退休年齡。報告亦指出本港牙醫的短缺情況可能會持續至2035 年,估計要到2040 年才稍見緩和,而實際人手情況或較推算的數字更為嚴重。

除了本地畢業培訓的牙醫,「非本地培訓牙醫」曾經是香港牙醫人手供應的重要來源之一。1990 年代以前,「非本地培訓牙醫」在本地就業的政策較現時的寛鬆。當時規定若該名「非本地培訓牙醫」持有海外指定國家頒授的認可資格,便可在香港註冊。後來,隨著規定逐漸轉變,現時所有「非本地培訓牙醫」均須通過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舉辦的許可試,才可取得註冊牙醫的資格,而每年通過許可試的「非本地培訓牙醫」只有約十至三十人不等。

《牙醫註冊條例》由1959年沿用至今,或已不合時宜。有見及此,特區政府今年初已向立法會提交《2024 年牙醫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並進行審議。條例草案的修訂目的旨在(1)為本港引入「非本地培訓牙醫」的新途徑;(2)完善牙科護理專業人員註冊制度(牙科衞生員及牙科治療師的兩個職類的牙科護理專業人員的註冊);以及(3)就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及其委員會的組成及架構進行改革等。

衞生署現時確實有急切需要採取改善措施,以配合現屆政府於2023年《施政報告》提到的「提升全民對口腔健康」的施政方針;另一方面,我期望《2024年牙醫註冊(修訂)條例草案》能快馬加鞭落實上馬,以解社會及市民大眾對牙科服務的需求。

黎棟國(立法會議員、新民黨常務副主席) - 2024年5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