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富汗變天細看敏感的中亞

  • 阿富汗
  • 變天
  • 敏感
  • 中亞地區
11 個 月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阿富汗變天為中亞地區帶來不可預測的未來,大家恐怕該地區會成為恐佈主義的溫床,而塔利班本身就是所謂的「聖戰者」,曾在美國的恐佈組織名單上,但經過二十年的洗禮,這支武裝現今已是一個怎麼樣的組織?我認為更具威脅性。

二十年前的塔利班還是以普什圖族的窮家子弟為主,他們在宗教學校抱著《可蘭經》搖頭擺腦地吟頌,一身長袍腳踏拖鞋和肩上托著步槍這個草寇形象,深入我們的腦海。不過,最近我看到一些穿著現代軍服武器精良的塔利班成員照片,儼如美軍模樣,真把我嚇了一跳。再了解,原來他們是活躍於塔吉克與阿富汗接壤邊境的塔吉克裔武裝份子。

翻查其他報道,原來現在的塔利班已包括塔吉克人丶烏茲別克人丶吉爾吉斯人,還有維吾爾族人。可能最令中國擔憂的事實,就是塔吉克與新疆接壤的瓦罕走廊,目前正由維吾爾裔的塔利班成員控制。以上加入塔利班的各族群都是他們所屬國家的政敵,他們一早發動伊斯蘭聖戰運動,有豐富的作戰經驗,難怪阿富汗塔利班有他們加盟,如虎添翼,迅速控制阿富汗和各邊境地區。

中亞各國對此局勢如臨大敵,紛紛加強反恐工作。至於塔利班承諾中國壓制恐怖活動,特別是推動新疆獨立的東突厥運動,只能姑且聽之。

因此,國際媒體又關注起中亞的安全問題來。中亞主要有五個國家,乃是中國西部的重要鄰國、經貿對象,這包括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和土庫曼,另稱為「斯坦國」。「斯坦」意指國家,這五國全是蘇聯解體後獨立的獨聯體國家,獨立後仍處於某種威權統治,政治不穩。

事實上,雖然中亞在地理上處於內陸的封閉地區,不過由於該地區正處於歐亞的十字路口,在歷史上乃是政治權力和文化宗教擴張傳播的必經之地,因此它並不寂寞,亦不輕易被遺忘掉,在冷戰時曾處於冷戰前沿地,即使到現在,乃是東西方必爭的兵家之地,更何況該地區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從石油到礦產,都一直受大國垂涎。

中亞地區曾是前蘇聯變相的殖民地,一直深受前蘇聯影響,到現在俄語仍是主要溝通語言。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欲繼續操控中亞地區,並在風雨之下於去年啟動了涵蓋中亞國家的歐亞經濟聯盟,只可惜俄國在經歷烏克蘭危機之後,再加上油價暴跌,俄羅斯經濟深陷泥沼,對中亞地區的影響力也隨之而下降。

至於美國,曾欲與俄羅斯一較高下,企圖把中亞納入西方勢力範圍,但阿富汗戰爭混亂一團,令美國不得不撤出阿富汗,對中亞也隨之泛起矛盾心態,其總體影響力可以說已大不如前。至於中亞對中國而言,當然是「一帶一路」重要的地區,同時也有國家安全的考慮。此刻中國要在該地區加大影響,看來未必就能順水推舟,反之身處現在阿富汗以及中亞地區的局勢,可謂是比前更如履薄冰。

張翠容 - 2021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