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結束三十年
蘇俄瓦解前夕的內外交鋒

  • 蘇聯解體
  • 美國
  • 前蘇聯
  • 冷戰
3 星期前
字體大小
AAA
分享

本月二十六日是美蘇冷戰結束三十年。三十年前蘇聯帝國謎一樣地突然崩塌下來 , 大家忙不及研究死因。不少分析家直指發生在一九八六年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爆事件, 乃是個激發點 , 連當時為蘇共總書記的戈爾巴喬夫 , 事後在回憶錄也這樣慨嘆說, 切爾諾貝爾核事故可能就是五年之後蘇聯解體的真正原因,其重要程度甚至要超過他所開啟的改革事業。

切爾諾貝爾肯定是蘇聯瓦解的重要因素

這一再證明 , 當災難驟然而至, 處理得好, 可以團結人民, 處理得不好, 連政權也會被動搖。蘇聯瓦解當然有多種因素, 雖說不少人認為戈爾巴喬夫的改革導致政權倒台, 有俄羅斯人甚至到現在仍指責戈氏是亡國罪人, 但切爾諾貝爾肯定是個重要因素 , 它暴露了整個蘇共體制的問題。

事實上, 莫斯科處理核爆事故表現僵化和冷漠, 各體制層面都無法應付挑戰, 最令國民失望的是, 政府還要企圖遮掩的真相,拒絕取消在基輔舉行的勞動節游行,並要求把孩子們帶到街頭, 以製造基輔的安全假像, 並指這只是西方敵人的造謠陰謀。但另方面, 一些黨內精英卻已帶著家人飛離了基輔。

不僅蘇聯人的大國夢碎,信心崩潰, 其他加盟共和國更借機擺脫莫斯科。事故後不久蘇聯突然出現了不同社會運動, 這包括基層運動,綠色運動。特別是受核爆事故影響最嚴重的地方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這些運動力量迅速壯大起來。

運動的動員者深知切爾諾貝爾不僅僅是一次技術性的災難, 並是一個腐敗、失敗體制的綜合症。因此, 他們的口號慢慢地有所改變,最終他們喊出了獨立的口號, 獨立運動跟著發展起來, 連俄羅斯也謀求獨立,結果是大家一起拋棄了蘇聯。

各加盟共和國早埋下了獨立的種籽

其實各加盟共和國早埋獨立的種籽, 他們均是俄羅斯在沙俄時期通過武力侵略,將版圖不斷擴張。這些國家都曾先後發出獨立的聲音,並一直等待恢復獨立的機會,而蘇聯解體前夕正是它最勢弱的時候。 因此 , 原屬這個帝國版圖的十六個國家在蘇聯倒台後 , 分別急不及待走自己的路是如此的理所當然之舉措。

可是 , 蘇聯的解體給獨立的新俄羅斯人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當時成為俄羅斯聯邦首任總統的葉利欽 , 立即全面倒向西方轉型 , 找來知名美國經濟家薩克斯(Jeffrey Sachs )為俄國設計一套改革方案 , 叫「休克療法」( shock therapy ) ,主要提倡快速從國家計劃經濟過渡到面向世界的市場經濟,同時將西式民主引入俄羅斯。

結果此項療法卻令俄羅斯深陷蕭條,而改革頭十年則成許多俄羅斯人痛苦的記憶 , 休克療法的改革只為資本帶來好處 , 所謂的寡頭大亨貪婪地將蘇聯經濟中最有利可圖的部分 , 私有化到他們自己口袋裡 , 然後迅速把資本融入到全球化裡去。

年長一輩出現懷舊潮  讓普京有崛起機會

可是,對於老百姓而言 , 改革卻只有帶來痛苦的影響。國有工業崩潰 , 許多人失去了工作,還有惡性通貨膨脹、流氓亂竄、政治貪腐、貨幣擠兌、極度貧困、酗酒增加、人民健康狀況下降 , 但超級富豪卻在揮霍財富。這令年長一輩出現懷舊潮 , 他們渴望重返社會主義 , 也讓普京有崛起的機會。他們認為發生在俄羅斯土地上的革命尚未完成 , 因此蘇聯瓦解這一巨變,是沒有甚麼好慶祝的。因此 , 有不少評論直指俄國的「休克療法」是個徹底失敗的實驗。

其實, 薩克斯對中國年長的經濟學家而言, 並不陌生, 八九年前他曾和當時芝加哥大學教授兼諾貝爾經濟學得主費利民 ( Milton Friedman )與趙紫陽會面, 為中國經濟改革開放提供意見。這是我專訪一位匈牙利經濟學家時, 他這樣告訴我, 後來在一些新聞報道中亦證實了這場會面。後來中國走上與俄羅斯不同的改革之路 , 當中有我們值得深思的地方 , 就在冷戰結束三十年之際。

張翠容 - 2021年12月31日